2019年8月26日  星期一
 
 
扬州地理

烟花三月下扬州

老城区:广陵“双东”街区

盐商与扬州

新城西区

北郊:蜀岗-瘦西湖风景名胜区

南郊:古运河沿岸景区

东郊:凤凰岛、茱萸湾生态

享受美食、享受沐浴-享受扬州

民俗视听类

扬州购物介绍

扬州工艺品

信息概述

   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/ 盐商与扬州
盐商与扬州介绍

    扬州的兴衰与盐政、盐商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,盐文化已成了扬州古老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以扬州为中心的两淮盐场在清康熙、乾隆时期上交盐税占了清政府全国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,有“两淮盐课甲天下”之说。
    自京杭大运河开通之后,由南而北钱塘江、长江、淮河、黄河、海河五大水系被一线贯通。而扬州正处于大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口,南临大江,北接淮水,从这里可横穿东西,纵贯南北,是古代水运效能最大的枢纽。因其优越的地理,扬州在唐朝时代逐步发展成当时最繁荣的城市“扬州富庶甲天下,时人称扬一益二。”
    中国古代西北地区以食用湖盐为主,西南部分地区食用井盐,而东中部地区的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地井盐开发较晚,古代基本是食用海盐。古代海盐主产区在淮东沿海(盐城)一带,主要通过扬州进入长江、溯江而上辐射供应皖、湘、赣、鄂地区。扬州作为“南北大冲、百货云集”的江南第一大都会与水陆交通枢纽,自然而然地成为古代海盐最大的集散中心。
扬州独特而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回报丰厚的盐业经济,吸引了大量的商业资本。明朝中叶之后,秦商、晋商、徽商、歙商纷纷涌到扬州经营盐的运销。因运盐主要依靠水运码头,所以,沿运河一线,商家修建了大批经营盐的店铺,如“黄家后”、“富家店”、“ 樊家店”、“穿店”等等,鳞次栉比,分布于北河下到南河下长达4华里长的地带。同时,各地盐商还兴建了不少会馆,如东关街、剪刀巷一带的山陕会馆,以及后来修建的湘、鄂、赣、皖四省盐商议事之地的四岸公所等等。明朝嘉靖年间,为防倭寇侵掠,确保盐运司课银的征收和盐商大户的安全,扬州于旧城外环河增筑新城。平倭之后,新城日益繁华,盐商麋集骈至,万历年间,盐商多达100余家“四方之托业者辐辏焉”。使扬州成为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之一。
    明末清初,社会动荡,战乱不已,扬州遭到空前浩劫。在历史上著名的“扬州十日”屠城事件中,清兵攻陷东西二城,进行血腥的大屠杀。两淮盐运史杨振熙,与兵部尚书史可法一道率领扬州军民坚决抗清,英勇殉难,盐商“失业者过半,盐策凋耗。”
清代康乾盛世,随着社会经济逐渐恢复,淮盐销售极畅,盐商获盐利甚多。扬州南河下一带华屋连苑,成为富商聚居之地。由于产销兴旺,也极大地促进了扬州城市经济的发展,特别是新城商业市肆稠密,异常繁华。其中多子街两畔皆绸缎铺;翠花街“市肆韶秀,货分隘列,皆珠翠首饰铺”;钞关街“两畔多名肆。”盐商财力雄厚,加上盐税在国家收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份额,“天下税赋盐税居半,天下盐税两淮居半”,汇兑事业也随之迅速发展,钱庄、典当相继发达“淮南淮北生涯好,侨寄新添会票人”,使扬州成为全国最大的金融中心。 
    扬州盐业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当地文化艺术的繁荣,东南才子汇集扬州,留下许多人文佳话。“扬州八怪”之一的郑板桥许多书画作品,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,百看不厌。扬州盐商与扬州八怪互相依存,关系密切,古代商人社会地位低下,富裕起来的盐商为了争取社会地位,便附庸风雅,与文人、书画家密切往来。而官宦仕途落魄者也有为生计所迫,转而寄情于琴棋书画。扬州盐商以重金购买字画,书画家则按书画尺寸大小,索要润笔银两。盐商还为文人刊印著作,文人也为盐商培训子弟。这种相互依存,促进了人文艺术的市场化,绘画作品由富贵高堂走向寻常人家,出现了许多民众喜闻乐见、雅俗共赏的作品。
    扬州盐业还促进了私家园林的兴建,盐商的私家花园多似宅第,滨水而设,沿湖造园,特别是著名的“瘦西湖”、“小秦淮”等名闻遐迩。与优美的园林同享盛名的还有扬州美女,扬州美女堆高髻,穿高领,千娇百媚,楚楚动人,她们引领着风流和时尚。“扬州宝园甲江东,粉黛绮罗中天下”,清代,扬州盐商们常常邀请达官贵人,文人名士,携带歌妓,泛舟畅饮,在桃红柳绿,风花雪月中尽享人间之乐。
    盐业运销的兴旺客观上促进了经济的繁荣和城市的发展,但盐商们积累的财富没有能够转化为商业资本,大都用在了置地造屋和奢侈的畸形消费,客观上推动着扬州服务行业的兴盛发达。许多盐商为了迎銮接驾,捐钱捐物,整修道路,兴建园林。瘦西湖五亭桥畔的白塔,传说就是乾隆皇帝在游览时,信口提及,后由盐商们一夜之间建成的。乾隆第二天一大早,突然见到这座一夜间建成的白塔问明缘由,感叹地说:“盐商之财力伟哉。”曾国藩任两江总督时,驻节于湖南会馆棣园。一天盐商们为曾国藩设宴演戏,盐商何莲舫还专门书写对联挂戏台两侧,“后舞前歌,此邦之至;出将入相,当代一人。”
    一些盐商在经营致富之后,也有一些善举。拿今天的话来讲,就是回报社会。乾隆后期,在扬州经营盐业的歙商鲍氏家族,在拥有了巨大的财力之后,他们张扬“义”举,为安徽、江苏、浙江三省发了三年军饷,在淮河涝灾时捐10万石大米赈灾。还出巨资夯实了淮河长达400公里的河堤,由于诸多功绩,朝廷为鲍家修建了“大”字牌坊,加上之祖祖辈辈所获的嘉奖,鲍氏家庭共得到“忠、孝、节、义”等七座牌坊旌表,至今这些牌坊群仍矗立在歙县棠越村头,成为歙县的一道风景线,清同治光绪年间,江国标经营两淮盐业数十年,坚持以“义”字为先,广交朋友,因善于协调各种矛盾,常为人排忧解难被世人称道,他的生意也因此越做越大,越做越好。此外,一些盐商还捐钱捐物,修桥铺路,疏浚河渠,赈灾扶贫做了不少慈善事业。
    总之。扬州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文化积淀,是和盐业的兴衰密不可分的。所以,也有人说扬州的传统文化是带着盐味的。